第三方支付領域的嚴監管持續進行中。4月6日,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,剛剛過去的2022年第一季度,踩中違規紅線的支付機構依舊遭遇了監管的強力處罰,千萬元、百萬元級別罰單頻現,甚至還有3家機構在一個季度內重復領到罰單。

整體來看,相較于2021年第一季度,央行“出手”懲治支付機構頻次增加,重量級罰單數量有所增加,但罰單金額有所下降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支付領域的市場準入和管理將會持續加強,支付機構也應在合規前提下拓展更多細分業務。

壹圖網

01
一季度20家支付機構領罰單

根據央行各分支機構公示的罰單信息,北京商報記者進一步統計發現,2022年第一季度,針對第三方支付領域的違規行為,央行共計發布了23張罰單,涉及到20家支付機構。其中包括2張千萬元級別罰單、8張百萬級別罰單。僅在3月18日,央行石家莊中心支行便一次亮出8張罰單。

23張罰單中,共計產生15張“雙罰”罰單,即相關違規業務負責人也一并被處罰。包括沒收違法所得和責任人受罰等兩類情況在內,20家支付機構合計被罰金額超6545萬元。

與上年同期的16張罰單、罰單金額超8832萬元相比,2022年第一季度罰單數量上升,所涉的支付機構數量增多,罰單金額有所下降。

本次所涉的20家支付機構中,聯動優勢電子商務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聯動優勢”)、開店寶支付服務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開店寶支付”)和銀盛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銀盛支付”)兩次被罰,銀盛支付更是領到了年內至今為止的最大罰單。

聯動優勢在2022年1月遭央行營業管理部重罰608萬元,公司時任總經理黃蓉被罰20萬元。隨后,其河北分公司在3月被罰77萬元,時任河北分公司總經理孫浩被罰5萬元。

開店寶支付則是在3月連續領到了2張罰單,包括負責人在內合計被罰92萬元。銀盛支付則是在1月被責令限期整改、罰款9萬元后,在3月再度被罰2245萬元,公司董事長陳敏也被罰款44.9萬元。

在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看來,第三方支付是很多網絡詐騙、洗錢違法行為的通道,針對支付市場的各種亂象,從2015年開始,央行嚴控了支付機構的市場準入,出臺了備付金、分類監管等辦法,同時加大了非銀支付違規行為行政處罰的力度。

“隨著近些年監管力度不斷加強,支付領域整體合規程度有所提升。2022年第一季度,支付領域雖然罰單密度比較高,但總金額下降。這一結果顯示出在監管加強的背景下,支付領域特別重大的支付違規事件在減少,但數量依然不減,行業合規問題依然有一定的普遍性。同時,‘雙罰制’比例越來越高,也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。”于百程解釋道。

02
收單、反洗錢成違規重災區

另從處罰類型來看,相關支付機構所涉的違規事宜,主要集中在收單業務和反洗錢方面。違反清算管理規定、違反商戶管理規定、未按照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等,也是罰單違規事宜中的高頻詞匯。

在3月17日央行濟南分行連續開具的4張罰單中,開店寶支付等4家機構違規類型均包括違反特約商戶實名制管理規定。在銀盛支付、快錢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領到的千萬元級別罰單中,也均出現了“客戶身份識別”方面的違規行為,包括未按規定履行客戶身份識別義務、與身份不明客戶交易等。

對于相關支付機構罰單所涉事宜的整改進度和后續合規安排,北京商報記者也向聯動優勢、開店寶支付等機構進行了了解,但截至記者發稿,未收到對方回復。

于百程指出,近兩年來,支付違規領域有所集中,收單業務和反洗錢成為重災區。隨著監管方整改、處罰力度加大,此類違規行為所處的灰色地帶也將“縮圈”。

“央行在2021年1月發布了《非銀行支付機構條例(征求意見稿)》,提出對支付牌照采取了分級管理措施,連續2個年度分類評級結果為最低等級將被暫停業務直至吊銷許可??傮w來看,支付領域的市場準入和管理將會持續加強?!庇诎俪萄a充道。

而對于強監管下支付機構的發展路徑,于百程認為,監管從嚴,部分中小支付機構生存空間將受到擠壓。支付業務的未來,一方面是與場景不斷結合,與生態形成協同,另一方面是從支付拓展到細分服務,比如商戶數字化綜合服務等。

博通分析資深分析師王蓬博同樣提到,隨著產業互聯網時代的逐漸來臨,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升級都開始提速,大量沒有數字化升級經驗的線下中小微商戶、連鎖商戶,開始產生對于相關數字化升級工具的全新需求。這一大背景下,支付平臺們可以借助渠道互聯互通的機遇,整合更多的外部資源、場景和服務商,打造更加去中心化的開放平臺,為有需求的商戶提供對應的產品、服務和流量支持,助力商戶的數字化升級進程。

王蓬博表示,傳統收單廠商則可以有計劃地實施業務轉型,逐步將業務經營重點轉移到切入企業交易環節,為企業賦能數字化增值服務項目。

文 /北京商報記者岳品瑜 廖蒙

關鍵詞: 第一季度 違規行為 北京商報